品书网 > 我本大明一赘婿

第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2/2)
上一页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出面,逄和硕、蒲弘是因为想要自己死,才会这般不遗余力地跳出来,只有傲娇萝莉是真心实意想要救下自己,而且要不是她,现在自己说不定已经被挖了眼睛。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自己惹出来的,虽然大半是因为倒霉,但盯着别人衣服看也是不争的事实,要说顾怀现在想得最多的是什么,并不是后悔刚才有没有把目光投向另一处,而是在想如果自己不是个赘婿而是个大人物,这个草原郡主会不会不想挖自己的眼睛,反而还想跳支舞给自己看。
    厅堂里安静了片刻,蒲弘一番话落下后,旁人等待着顾怀的反应,温文尔雅的吕玉泽挣扎了许久,虽然想站出来解围一番,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后只见顾怀直起腰,便从蒲弘身边走了过去,口中淡淡开口:“也好。”
    蒲弘还想说话,顾怀却径直走到一张矮桌前,上头有之前士子赋诗留下的纸笔,搁在架上的毛笔墨汁都还没干,那矮桌旁本来还坐了个幸灾乐祸的士子,见了顾怀古井无波的眼睛却是微微一滞,站起了身子。
    顾怀拿起毛笔,神情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将狼毫的笔锋浸入砚台墨汁之中,微微停顿。
    目光越过逄和硕,落在蒲弘身上,他依然还是那副模样,笑意浅淡,身材挺拔,气质上佳,是女子们最喜欢的那种男人,上马能走商草原,摇了扇子也有些伤春感秋的文人气息,也难怪宋佳对他如此着迷。
    “年节将至,有幸参与今日诗会,诸位既然如此盛意,在下也不敢藏拙,献丑!”
    笔锋润纸,没有那种劣质纸张的停滞感,想来也是,北平最大的诗会,用的纸张肯定是最好的宣纸,大明的造纸术已经很发达了,写起来还真有些后世A4纸的味道。
    但毛笔毕竟不同于钢笔,即使是有了前身的肌肉记忆,写出来的字还是没那么好看,等到第一个字写完,顾怀已经决定换成狂草了。
    写得很慢,自然念得也慢,吕玉泽站在一旁,片刻后,将写好的字念了出来。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他的声音清朗,又有读书人惯用的抑扬顿挫,整个厅堂内都听得清清楚楚,议论声渐渐低了下来,只剩下他的朗诵声,片刻后,他的脸色郑重了许多,连站姿都变得正式起来,读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些士子皱了眉头,首句怨意就这般重?结合今晚情形,这顾怀怕是要现做诗词了。
    只是这首句虽然有些味道,却没有如今大明诗词普遍的那种注重辞藻华丽,与今日诗会,倒是有些格格不入。
    但片刻后,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吕玉泽微微一叹,环顾四周,念出了下一句:
    “何事秋风...悲画扇。”
上一页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作者推荐:渣男拿我换初恋小粉丝要谈恋爱吗顶级豪门继承人骚狐狸精的淫乱日常为民无悔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我的钱又又又多了[重生]#弟弟#贴心男管家大佬穿成娇软女配[七零]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品书阁 品书网